员工风采
媒体中心 > 员工风采
家,雨
作者:生产部:董文军 发布时间:2008-03-12

雨,滴啦啦的下。隔着后墙的窗户,看见棕榈悠闲的沐浴,珠般的雨拍在它的身上奏起美妙的音符。叶上的尘埃早已洗净,借助薄薄的水膜折射出柔和的光。舒适的生活使得棕榈将其触角大胆的伸向屋墙,似乎过界了,对它来说这很危险,但至少现在它依旧生机盎然。

棕榈树的背后有一片竹林,挤挤嚷嚷的爬满了半个山头,早已蔓延到很远,两边都是别家的林地,但它们并不介意,他们也不介意。叶上的绿光比不上棕榈,微风吹来,沙沙的声音却要美妙许多。这美妙的声音,最让人喜爱,虽然夏日斑驳的影姿和冬日的白雪覆身别有一番风味。

竹林前面的菜地里种着番薯,藤叶漫漫看不见一块泥土。还是很小的时候,这地里种着油菜,到了春天,耀眼的黄色爬满枝头。阳光下,蜜蜂辛勤的劳作,嗡嗡作响好不热闹。却也不尽是蜜蜂,细腰蜂和黄蜂也会来凑热闹。额头曾被黄蜂蜇过,胀了一个星期心里却并不难过,想着那只黄蜂肯定会很快死掉,心里可能还有点幸灾乐祸。后来知道,原来黄蜂并不会因此丢掉它的性命,想来那只黄蜂一定嘲笑了我好一阵。而现在的地里全是番薯,只有到秋天霜前才会开寥寥几朵小白花,不复当年盛况。

踱到前面走廊,屋右边结满青涩的果子的梨树,贪婪的吸吮雨水。雨水太多的时年,果子是不会太甜的,但这些憨厚的大树全然不知,或许还在与它脚边的红薯比试着谁能吸的更多吧。不很清楚大年和小年,希望今是大年,能收获更多的梨。梨,我喜欢的水果。大年和小年有一定的规律吗?有的吧,但父亲并没有提起,我也没问。春天到来时却也看不出来年的大小,洁白的梨花总是压满枝头,比起冬天大雪的景致,又要胜出数筹。

雨,已经下了四天,没有丝毫要停止的迹象。屋左小溪里的水,逐渐翻涌沸腾,裹挟着的山石发出声声闷想。溪水并不呈泥土的颜色,山里的草木依旧茂盛,缠住了大部沿河的土石。河上边有一棵樟树,据说是外公栽种的,30多岁,能挡住大片阳光,是天热乘凉的好去处,现在却是一把缝不好的伞。樟树周围的五六株李树和那棵桂花显得低矮很多,尤其桂树,像个安详的老者,它较樟树年长许多。樟树上有一根向下弯曲的树枝,胳膊粗细,是我儿时舒适的座椅。花开的时候直想搭座草屋在树上,嗅着花香,安静的在里面午睡,一定让人迷醉,愿意一直沉醉其中……

……

拉开窗帘,清晨的街道不复宁静。仰望着天空,细雨霏霏,像被拉长的蚕丝,逆着我的视线,消失在丝的另一端。正如我的生活,细劲而又绵长。

[ 关闭此页 ]
浙江朗华制药有限公司 版权所有(C)2017 网络支持 中国化工网 全球化工网 生意宝 著作权声明 备案序号:浙ICP备11017217号-1